關於部落格
極度荒唐的無良宅生活
  • 94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被遺忘的痛苦

「啊啊啊!」我打開門,看見一張與自己的臉只距離了一公分……嚇死人,怎麼會有老師喜歡在門的後面去嚇學 生啊? 「我以後絕對不會第一個開門,絕對不會!!」我呈大字型躺在地上「好痛啊啊啊!!」我的尖叫又立即淒厲的出現。 「你你你們幹幹幹嘛!?」我大叫,因為他們兩個開始直接把我放在地上拖行,啊啊明天校刊該不會是X班學生慘遭酷刑阿魯巴(順帶一提其實學校是阿魯巴的好場所?)七孔流血死前變太監而且凶手還是他兩個帥哥朋友……我要申訴啊啊啊,這個班級(常常)謀害人命啊! 「快走吧!要上課了!而且我還想把你放在那邊被……」他突然靠近我。 「阿魯巴到死……」 混蛋!!你真是夠他X的不是人! 「說真的,都已經上課那麼久了,我還不知道我在這裡是接受教育還是接受虐待……啊喔!溫柔一點……」我們隨便找了一個快被書山的桌子。 「好了,各位同學,我們來上課吧!」拿出一疊厚厚的考卷。 隨便一灑…… 「好了,把這些寫完就可以下課了!」 這個叫作上課。 「這個叫作上課嗎?」我拿起筆刷刷刷的寫,以零點零一秒的速度寫完一題……有時猜還比認真思考對的多咧! 「不寫的話連基本分都沒有喔……還有……」聲音幽幽的說。 「就算是這樣好歹也上個課吧!」我來上課那麼久,翻書的次數不超過一次咧!等一下……他是誰啊? 「你是誰啊?!」我轉向那堆書。 「……可不可以先幫我從書堆救出來,可不可以……」我總算聽清楚聲音是從書堆裡冒出來的,所以我就非常帥氣踢倒那書堆(反正我本來就對書懷恨在心,順便一洩我心頭之恨。),發現有一具屍體躺在那邊。 「是新生吧?」我猜,因為新生最常受到虐待了,是入學的必經過程。 「呃啊……謝、謝謝你……」那個女生推開一堆書說。 「你是不有被害妄想症啊?」我蹲在地上問。 「呃……那個……什麼?」她揉了揉頭。 「算了。你剛才在幹嘛啊?」我問。我還真不了解他這種把自己悶在書裡面而且沒效率的自殺的行為有什麼屁用。 「我在幫老師整理書籍,一不小心就被困在裡面,呃……請問可不可以幫我一、一起整理。」他微微的指向那堆書。 「……」我沉默了,他是還沒對那些書產生恐懼嗎?幹嘛在那邊死性不改的盡忠職守,要是我早就給老師一巴掌外送一句『乎你死』了。 別這樣看我…… 「這個……」她突然拿起那一本紅色的書。 你說我在幹嗎?我因為受不了良心的譴責(壞事做太多了?……我屁咧!我一生憨厚正直、腳踏實地,我小時候還不忍心殺了我家的小狗……),所以現在正心不甘情願的整理書。 那本書…… 「那本是我們的校長的偉大鉅作,保證有很多人受到這本書的啟發……那個放這邊,這個放這堆……」我懷念的說。 「早期這間學校因為學生壓力太大,所以校長出於『無奈』之下,就編輯了這本現在學生必備的自殺手冊……」麥坎羅說。 「因為總是有迷途的羔羊不知道要把刀子刺到哪裡才不會噗唰的噴出血,那血真的難刷……」我突然插了嘴,因為我有一次經過廚房阿姨房前,聽到她一邊罵髒話一邊刷棉被一邊詛咒那個人…… 「不過現在都是打自殺專線。」 「自殺專線……?」她聽到以上介紹之後完全呆住。 「這個給你,按一。然後再按擴音。」塞給她一個不知道從那冒出來的電話。 嗶…… 「喂?……」她戰戰兢兢的說。 「這裡是學校自殺專線,想用刀子自殺請按一,想要一頭撞死請按二,想要帥氣的死去,狗熊變英雄,我們這裡有提供多種方案。若是您不滿意的話,我們還會親自到府服務,首先,就先祝您死的愉快。」一個女音快速的講出一大堆問候語。 「你看,還祝你死的愉快咧。」我一邊按下按健說 「我們有到府服務的西洋劍士、有武士道精神的劍客、還有拿著菜刀有神經病的歐巴桑(說到這個,我就打了一個大哆嗦)。以上都是……」我又按了一下按鍵,順手把電話丟到老師桌子附近。 「最後還有一件事,他的電話費的恐怖,保證夠本嚇死人。」 「所以……?」 「所以要嚇也要嚇老師,你當我是很有錢啊?」我正在想老師在接到帳單時的表情。 「喔,對了。你應該是新生吧?」我突然想起的說。 她搖頭。 「咦?」 通常比較早來的學生不是被老師玩過,就是晉升到特級班。通常老師都喜歡欺負新生,然後等到他們學會不被老師發現時,都會開始隱居山林。 她是幹了什麼事? 「你幹了什麼事嗎?」 「啊?」她先是一臉茫然的看著我,然後開始想…… 「沒有啊!」她堅定的看著我。 「那你在這邊整理嚇死人的書山是搞自虐嗎!?」我誇張的說,順便拿起那本自殺手冊。「這給你,死的方法一脫拉庫,結果你給我看書看到死!?我還寧願你是被電話帳單嚇死咧!」 「不,其實不是這樣的……」她突然站起身來,獨自走到教室的角落。然後…… 開始散發怨氣的畫圈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