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極度荒唐的無良宅生活
  • 94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職業訓練(一)

「你不懂在這個學校呆了三年還被當成新生的痛苦,我是新生我是新生我是新生……」她還邊說邊快速的用手轉圈圈,這就是…… 新生的悲哀嗎? 我的背脊發涼中…… 「算了算了,就只能繼續用我過剩的同情心,把這個書山給整理好吧!」我盡量不看那散發怨氣的怨靈。突然…… 「請問一下……」 「老師在左邊,電話在右邊,座位在中間。」我說。 「那個……」 「你到底……?」我轉頭過去,看到一個容貌清新自然(意指沒有加工)的女生,穿著學校制服,頭上綁著長馬尾的女生。 「請問這裡有沒有一個綁著兩個馬尾,眼睛大大,長的很可愛的女生。呃……那個……」她看著我們一臉茫然,又沉默了下來。 「那你們有沒有看到一個會在角落劃圈圈的女生?」 「在那裡。」那麼特別的嗜好你就早說,大家一定記得。 「啊!我找到你了!不要在自言自語了!快點醒來,我們房間淹水了!」先是拉起那個怨靈,然後一支手狂打巴掌。 我看著她毫不留情的下手,我徹底的醒了。 「哇靠!那個女生太猛了吧?」驚嚇的陌生人說。 「現在女生都不好惹。你看看,他腰間那個東西就瞭解了啊!」 腰間那個?我默默把眼睛轉向她的腰間,那閃亮亮東西是什麼?那個是…… 中階統合能力檢測? 「中階統合能力檢測……」我慢慢吐出這離我很遙遠的東西,我不自覺的把手摸到腰間的鎖鏈。 是空的。 「別摸了。就算你用搓的它也不會突然出現。」 我的內心思想別那麼老實嘛! 「唉……」我嘆了一口氣。 「我發現你幾乎可以跳級到長青老人學院了,學長啊!」麥坎羅倒在我身上說,這傢伙還不忘調侃我。 「淹、淹水?為、為什麼?」已經回神的那人,嘴上一邊說,一邊不忘摸上自己的臉頰。 我轉過頭去,非常正經的白了她一眼。 「假如你認為學校會勤勞的檢查宿舍水管,讓你晚上不會突然在水裡面睡覺,你就給我無憂無慮的繼續住下去。」 「可是晚上……?」她擺出一臉『現在明明是下午的表情』。 「不是吧!你還記得啊?都已經是快要腐爛的陳年往事。」他繼續趴在我身上說。 「就在……」我本想要以不願意的心態去回想(那我幹嘛還要回想啊?)的時候。 「不好意思打斷你們,我說你們幾個要不要來幫忙啊?」那綁長馬尾的女生插嘴道。 「我為什麼要幫你?」我說。 「啊?」 「你們幾個真的……?」 「管你要罵不是君子、禽獸不如、沒情沒義、沒血沒淚沒目屎、卑鄙無恥下流齷齚還是渾蛋白痴腦殘丁丁,我們先走了!」 「喂!你們還真的……喂!」 那氣憤的聲音夾雜著老師的怒罵(沒想到帳單寄的那麼快)消失在我們後頭,我盡全力的拉著兩人狂奔整個學校大廳,然後衝進學校廁所。 「喂!就算你再怎麼尿急也不用拉我們一起進去裡面吧!」 「你給我拿著。」我一副很堅持的樣子。 他一臉錯愕的看著我,手上被我塞的不是清潔劑,就是掃把跟橘黃色水桶,接著他用盡全力的在我耳邊喊── 「你這個同情心氾濫到爆炸的傢伙!!」 …… 「混蛋……呃啊!那兩個大大大渾蛋!!」我一進去她倆的房門(感謝那些狐群狗黨的朋友跟蹤),就聽他們倆的……啊,不對,是一個人的怒罵聲,因為那個『有特殊癖好的女生』還很好心的幫我們補一句「我覺得他們是好人耶。」雖然聽起來很心虛是沒錯啦! 「碰!啊!」撞擊聲、驚呼聲、悶哼聲和物品落地聲融在一起。 驚嚇、石化、愣住和無神的表情盡入眼內。 我現在等待的是…… 啪喀!馬桶刷斷了…… 我也完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