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極度荒唐的無良宅生活
  • 94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所謂差別待遇

開天窗 「我就是不懂,你為什麼要用馬桶刷丟他?」麥坎羅面無表情(顯然他還是不了解自己為什麼會在補水管)的問,手上還拿著水電工具。 「啊哈哈……我也不知道。」我默默的拿著掃把掃水,要不是那時候我趕緊拿著掃把和水桶去掃水,我還真不知道其實醫護室就在隔壁(我現在怎麼還是知道?) 「幸好你還能在危機的時刻掰出一個故事,『有恐怖份子在宿舍裡面丟馬桶刷抗議』。」他冷笑道,他又拿起工具在水管上轉來轉去。 正好那個女生進來了。 「混蛋!給他們跑了!」那女孩先是把手中的馬桶刷摔到地上。「居然給我亂丟東西啊!」 一陣沉默,我的運氣怎麼都能在亂七八糟的地方變好啊? 「框啷!」東西掉在地上的聲音。「真的有人……嗚嗚?」我趕緊摀上她的嘴巴以免他說出口,沒想到她還在這裡。 「啊哈哈……那個、呃,你叫什麼名字啊?」我在急忙之中問了她的名字(我好像本來就要問啊),因為她現在正用一種疑惑和懷疑的眼神看著我,所以我又再補上一句「因為我當個好人也要知道你的名字嘛!」。 她先是一臉疑惑的看著我,然後看了一下我(看什麼看?我是誠實無敵的乖寶寶),才開口道:「我是卡蜜兒,跟你旁邊的女孩是室友,她呃、他叫翠翠,不過我還是勸你一下,你是不是……?」 「蛤?他、唉呀!」她又開始那一臉『我就是那麼忽略的人』,我看著她默默的走向水桶旁角落……「喂!我說你該不會又要再地板挖一個洞吧?」她準備伸出手指進行艱難的地板開挖工程…… 不過這時候正好殘月正默默的挖起一堆糞土填進水桶,她先是嚇到,然後正在猶豫到底要不要進行工程。 「算了……」她打退堂鼓走了回去。 原來她有這種自動迴避功能,看來以後不用帶符咒和桃木劍了。 「以後再用好了……」她自言自語的說。 還附加自動記憶功能,以後不用怕他跑到我們房間當自動打洞機了。 「不過你們幾個怎麼又會跑回來幫忙?我還以為你們就這樣逃走了。」卡蜜兒說,她也開始拿起刷子刷。 「因為我還在想妳們不知道工具放哪裡,是準備在糞水中鍊鐵砂掌嗎?」 「是啊,別看這傢伙呆呆的,其實他是全校除了阿姨以外,第一個知道工具放哪裡的傢伙。」麥坎羅說。 我說你是虧我還是稱讚我啊?還有這種事炫耀個屁啊? 「可是為什麼工具會藏在那麼隱密的地方啊?」卡蜜兒抱怨。 「你知道我們剛才經過哪裡嗎?」我問。 「哪裡?」 「我們剛才經過大廳到我們教室的另外一邊,你應該知道知識之廊的廁所吧?」我說。 「恩,聽雨軒對不對。」 「可不可以別用那語詞啊?」廁所就廁所,還聽雨軒咧。「重點是,你們平常應該有人在打掃教室吧?我們這些後段班的,幾乎是沒有人會理會。當你一腳踏進我們教室的時候,就應該知道我們和你們是不同的人。別自己想說我們的待遇跟你們一樣。」我感嘆的說。 「雖然這間學校是政府立的,但是他們只對有能力的人才提供較好的待遇,或許你們沒感覺,但是你們卻永遠不知道我們的存在。」麥坎羅說。 「我、我真的。」卡蜜兒有點不知所措的說。 「所以呢,只有你們那裡會有打掃工具,我們這裡除了教室和宿舍什麼都沒有。還有,別問我怎麼知道的。」 麥坎羅直勾勾的看著我。 「八成是你遇到一個歐巴桑對你性騷擾。」 卡蜜兒噗哧一笑。 真是了解我。 「唉……連打掃工具都沒有,人家的走廊可是鑲鑽又鍍金啊……」 不過怎麼覺得刺刺痛痛的啊?從剛才就覺得有人在刺我,別刺了啦! 「喂喂!你有話快講有屁快放啦!別刺啦!」原來是麥坎羅邊說邊用他的工具猛戳我。 「你今天情緒起伏好像很大耶?」他問我。 「大概是老了啊!」我隨便敷衍他。 「別想用那種敷衍的態度回應校刊主編。」他拿著板手敲我的頭。 「唉……還不是因為看的那顆閃亮亮的寶石,才會……」 「別這樣嘛,改天我就帶你去夜市買顆三九九的寶石,至少它的顏色是一樣的。」他說。 我搖搖頭。 「老兄,不是吧?你連三九九都不要啊?」他反踹我一腳說。 「不、不是啦!只是有不好的回憶啦!」我說。 「那是……嗚嗚!唔!」在他剛好要發揮他的想像力的時候,我只好摀住他的嘴,面對一個校刊主編,我可不敢挑戰他的想像力。 「我真的……」 他看著我,才了解我是真的不想聊這件事。 所以就這個樣子,沉默再沉默,尷尬再尷尬。 煩死了,這種感覺一樣討厭。 全部都是那個女人害的,沒事想起她幹嘛?那個討厭的女人。幸好還有這間學校幫我擋她。 麥坎羅這時有想開口的意思。 「你是被女朋友耍了嗎?」他大聲的說。 驚呼聲加不敢相信的表情。 渾蛋,我還以為你已經從損友變成百分之九十九的損友加百分之一的好朋友。 「再說,小心我讓你明天校刊開天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