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極度荒唐的無良宅生活
  • 94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吾命,吞噬,貳

        光明神,死了。
        聖騎士,闇了。
        在絕望的世界,你還苛求什麼?
        「這怎麼可能?」烈火顫抖的看著禮物。
        浴血的屍體。
        「是屍體,而且是太陽送的。」綠葉努力不把視線移開,但是袒露的內臟跟屍體一起躺在地上,把一項乾淨的聖殿弄得像是大屠殺。
        最近的忘響國不太好,黑暗瀰漫在空氣中,血流過每個屠殺的地方,十二聖騎努力保衛人民,國王親自指揮,國與國之間互相聯盟。
        換來的只有屍體。
        回禮就是屍體,他們的努力,就像一張兌貨卷,能換的,只有屍體跟絕望。而光明神就好似一個被人捏造出來的神,沒有庇祐,只有絕望。
        「應該都知道,光明神最近的形象不太好,反對聲浪太大。而且十二聖騎之首還親自浴血大地,男人、女人和小孩,每個都不放過。」堅石逼自己把殘酷的話說出來,身為十二騎士,他堅持的只有信仰和正義。
        溫暖好人組已被屍體抹殺掉所有溫暖,暴風緊皺眉頭,綠葉腦袋混亂,烈火眼神呆滯,大地一臉沮喪,白雲則是躲在書櫃。
        那具屍體躺著。
        小女孩就像是經歷恐怖的凌虐,內臟被挖了出來趴在皮膚上,散亂的頭髮黏在臉上,眼睛瞪的大大的,身體的姿勢就像是被玩壞的娃娃。
        「怎麼可以這樣?為什麼可以這樣玩弄別人的生命,而且是個小女孩啊!」綠葉混亂的說。
        仔細看看,她的容貌看起來那麼令人疼愛。卻被污血染上。
        太陽在這時候或許會溫柔的擦拭那張臉,或許他的心中會默默流著淚。
        但是他親手殺害她。
        幾位聖騎士默默抱起那小女孩,但腸子竟然就這麼滑了下來,讓好幾名女祭司摀著嘴巴衝了出去,手法殘忍到無法為她祝福跟祈禱。教皇都看在眼裡,他只能祈禱,但是這個景象讓他無法相信神的存在。
        但當他發現自己的失職時,還是要默默祈禱。
        「審判騎士長,你最了解太陽騎士長,你想能怎麼做?」教皇剛剛與國王會談回來,立刻看到嚇人的一幕。「這具屍體是太陽親手殺的,應該可以代表某種涵義。」他定定的看著某個部位。
        血禮,送給愚蠢的人類。
        那美麗不失優雅的字烙在上面,帶有燒焦的味道。
        「各國首領決定要把格里西亞列為重大罪犯。」教皇嘆口氣,阻止正要起身的烈火。「從即刻起開始通緝,賞金會從一億金幣起跳,或許更多。想發大財的傢伙最好祈禱格里西亞多殺一點,哈哈。」教皇苦笑道。
        「太陽怎麼可以被列為罪犯!」烈火大吼。
        「注意你的遣詞用句,格里西亞已被解除職務。」教皇糾正。
        「被抓到之後要怎麼處置?」審判突然開口,全部的人屏氣凝神。
        「會被抓到審判所,嚴刑逼供同伙下落,我真的已經盡量了。」教皇道歉。「可是我無法透露你們之間的關係,所以第一時間會送到你那兒。」透露這件事情是多麼的殘酷。
        最後,當然是死。
        沉默,會讓人無法冷靜。
        「去月蘭國。」審判心意堅決的說。
        「什麼意思?」教皇問。
        「最先背叛格里西亞的沉默之鷹,會被盯上。有人通報,屠殺的行動已經擴展到月蘭國附近。最近,月蘭國公主準備要生小孩了。」
        希望格里西亞記得自己的善良,一件遙不可及的事。
        又是深吸一口氣。
        「孩子會遭殃的。」教皇說。「審判騎士長,你帶你需要的人去月蘭國,不要帶太多人,這裡也是危險地帶。」
        「為什麼那麼篤定!?」烈火大聲抗議。「太陽他,他怎麼可能會對孩子下手!」稱呼一時改不過來,他也沒有發現。
        剛剛抬走的屍體成了諷刺。
        留下啞口無言的溫暖好人組,雷瑟˙審判已經準備待命。
        我沒能親手殺死他,結果就是更痛苦。
        這是我造的孽,是我的罪。
        讓我贖罪。
        「審判騎士長,請告訴我你們那天到底怎麼了?」教皇慎重的問。
        「那是我的錯。」他摀著臉說。
        無法原諒的錯,無法挽回的他。
        「那天太陽早就已經被黑暗侵蝕了。」他艱難的吐露。
        他是如何用劍劃破自己。
        他是如何請求自己劃破他的心臟。
        他是如何……被自己刺在牆上。
        他又是如何想要擺脫這一切。
        為何不殺他,為何要留他。
        他活著更痛苦,被荊棘刺穿的痛,為何不刺穿他的心臟?
        「殺了我,活這比死著痛苦的我,早該被光明神迎接了!」聲音繚繞在他的耳朵,撕心撕肺的痛在格里西亞的身上應驗著。
        「現在公主很危險,你大概能猜出他再哪嗎?」
        審判搖了搖頭。
        「不能,格里西亞早就不是他了,請先讓我靜一靜。」雷瑟揮揮手道。
        「那就讓我最後問你,你決定帶誰去。」
        搖了搖頭。
        「那就帶烈火跟大地吧,他們兩個聖光量比較充足,能抵擋一些不死生物。」他認真的說道。
        審判沉默了一下下,說:「他們倆不見得會聽我的,你確定?」
       
        
「只為公主。」
        
        他們沉默不語,等待靈魂哀鳴。








        血灘中
        他倒臥在血泊之中。
        死了嗎?還沒。
        剛剛那場大屠殺,只是他一時興起的遊戲,代價是一籠的人類。
        不可惜,他們死了也是件好事。大不了多抓幾個,大不了就是人類滅種。玩具總有壞掉的時刻,最耐久的也才三天,最短就三秒而已。玩具,就是要讓人玩,壞了就是要換。玩具,有時品質好,有時品質真的爛。
        柔弱的少女不耐久,爛。
        小孩太過害怕無知的看著你,特爛。
        健康的人類最好,血液像補給站源源不絕的噴出,高分貝尖叫聲激起自己的殺機,身體也是夠完整,可以讓自己將其凌虐到像藝術品。
        但是他們不夠格,只是個玩具。
        格里西亞笑了笑,站起身來讓血灘畫起一絲絲的漣漪,踩過每一個趴臥的屍體,有點疲勞的坐下,舌頭舔了舔臉上的血,他覺得有點鹹,卻也不怎麼討厭。
        他聽說公主要生小孩,可喜可賀。
        或許是時間該讓自己去祝賀一番,他也想要看看那孩子,是否長的跟之前所講的一樣,一樣帥氣,一樣美麗。
        可惜,只有他能看的到。
        或許當公主求她時,他會讓她看一眼,即使全身上下都是血,即使他還未出生,即使他已經快死了,即使有可能連容貌都看不清楚。
        沒關係,反正他也不能活。
而紅詩在此時走了過來。
她女孩般的眼睛。
        「他們動身了是吧。」格里西亞不耐煩的制止,那種聲音真是令他倒胃口。
        她點了點頭。
        「我要去一趟。」格里西亞簡單的說,他從未跟他的佣人有什麼情感,雖她令自己誕生,她看起來卻是非常的討厭。
很討厭,讓人看了噁心。
「你看了就讓人覺得厭煩,那具身體真噁心。」格里西亞說。
她默默退去。
格里西亞睡意襲來,又硬是躺在血泊當中,黑色的頭髮散亂在黑紅色的血水中,將手臂展開呈大字型睡去,就連旁邊的屍體都沒有撤去。
我會在睡夢中遇見他們,他們會找我報仇。
我照樣把他們當玩具。
一群被弄壞的玩具。
 
有花。
是一束束的曼陀羅,空氣中搖曳身姿。
好美,卻也美的可憐。
有小孩,有歡樂,有笑容。
他們好快樂,好快樂好快樂。
很和平又有生氣的村落在附近,沒有戰爭也沒有屍體。
好和平好和平。
曼陀羅繼續搖著,小女孩捧著花天真無邪地笑。
這個世界好像少了什麼。

           碰!

           碰!
 
有了黑暗,小女孩不見了,笑容消失了。
有了屍體,這世界詭異的美麗。
好美麗好美麗。
美麗到只剩下,在闇火中搖曳的曼陀羅。
他從來沒有消失,他將其烙印在我的身上。
讓我承擔,讓我哭泣,讓我獨自欣賞美麗的世界。

          注定讓我殺死每個人。

           每個人都死了。

           都死了。
 
我靜靜的睜開眼,我身在曼陀羅之間。




         月蘭國,早晨。
        
        沉默之鷹打開窗戶,微風徐徐的吹來。
        他有點不相信自己做了什麼事,背叛格里西亞只是為了孩子,這個決定著實讓他猶豫了很久。他有點不敢相信,自己下定了決心。
        沒關係,因為孩子快出生了。
        沉默之鷹的喜悅寫在臉上,最近他也融入在光明之中,他自己也不敢相信,這裡是多麼讓人開心,還有愛莉絲也快生孩子了,他突然覺得光明是多麼親近自己。
        就算自己是曾經被黑暗擁抱的人。
        不過沉默之鷹的心情依舊很好,他一身便衣走了出去,想要就這樣出去接待十二聖騎,也四處看看有無可疑人物。
        突然一個穿著連身洋裝的小女孩跑了過來,手上捧著滿滿的曼陀羅,烏黑的長髮就這樣隨風飄逸。
        「大哥哥,這給你。」甜甜的聲音說,她把手中的曼陀羅送上去。
        沉默之鷹微笑的收下,這一束束的曼陀羅應該是在城堡外收集的。
        他過了很久才發現,城堡外有曼陀羅花田。
        他也過了很久才知道,這朵花有不祥的花語……
        「大哥哥,你知道嗎?這朵花花語?」小女孩一邊用甜甜的聲音說話,一邊用手指逗弄手上的花,讓沉默之鷹有點被迷惑的感覺。
        嚓!
        細細的尖刺插穿的心臟,毫無保留的刺穿,過了許久沉默之鷹才回神過來,他聞到的是曼陀羅迷人又使人暈眩的香味,而他聽到的……
       
        「聽說曼陀羅花語叫不可預知的死亡和愛,喜歡嗎?」一個熟悉的聲音穿破他的耳朵。
 
        沉默之鷹說不上話,格里西亞只是笑笑吻上他的唇,嘗著他的鮮血。
 
        「我會代替你去拜訪愛莉絲的,你放心吧!」細細的聲音宣判死期。
 
        沉默之鷹依舊說不上話,他突然覺得剛才的曼陀羅是死神送的禮物。
 
        據說,一個人死的時候,那人的一生會像投影片般重演,假如真的可以的話,我好想把愛莉絲那一段好好的看一次,好想好想。
 
        跟愛莉絲的回憶,我不想就這樣結束。
 
        他呆呆的看著遠方,微弱的心臟跳動深弄得他好刺耳。
 
        最後一眼看到的,是自己散開的血花。
 
        死,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