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極度荒唐的無良宅生活
  • 94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吾命






          
格里西亞起床後搔了搔頭,雖然他看不見微微透射出來的陽光,卻還是能感覺到溫溫的熱度。

           現在的好陽光消滅不了他心中的疑問。

           格里西亞輕輕摀住額頭,他每天的思考只限於老師拒絕回答的問題,以及慢慢吞噬他的黑暗。

           快要撕烈的痛,慢慢吞噬他的思考能力和頭腦。

           他可沒忘記,他前幾天還拿起劍直直的刺向綠葉的心臟。要不是雷瑟及時發現,徒手握住那鋒利無比的劍鋒,他也沒忘記,那血是如何流下,如何在聖殿的大理石地板蔓延開來,猶如蜘蛛網般靜靜蔓延。並且留在地板且久久去不了痕跡。

           那個時候,他的老師還是堅持不答。

           仔細看著自己蒼白如紙的手,跟以往不同白皙且令人欽羨的手,現在是一片死白。

           靠著自己的觸覺,他慢慢摸索出劍鋒跟握把,他緊緊的握住劍鋒,直到有液體從手中流下,慢慢將紅色渲染開來,緩慢的散成一朵花。

           他看不到,他的眼睛已經送給了光明神,貼切的說,是應給的代價。

           他的感知,則被黑暗給慢慢索求,因為一直有看不到的手,向他引誘著完整的眼睛。

           輕輕的……畫下一刀就行了……毫無感覺……

           蒼白而纖細的手顫抖的拿起劍,血也跟著劍靶的移動,向下垂直滴落。

           原本應朝脖子的一刀,卻因為自己的害怕而變了位,原本應果決的一刀,也因為自己的害怕而變得拖泥帶水,令人無法下定決心。

           你不想死……可是你無法選擇,你只能死!想想綠葉,你真的該死!

           顫抖的拿著劍。

           框啷!

           「嘔……呃嘔……」緊摀著嘴巴,你真的好想吐好想吐,那個味道居然就這樣纏著自己,那聞起來鹹鹹的血腥屍臭味,而自己也受不了的不停嘔吐。

           有點沮喪的跌坐在地板,而門則是被無聲無息的打開。

           「別動。」用手摸著格里西亞的側頸,上面的痕跡已經不知不覺的增加幾條,沒有用力的下場就是讓血緩緩的流下。

           要死不死還在世界上苟延殘喘,多吸一份空氣都覺得是浪費。

           「雷瑟……你有聽到我說話嗎?」有點歪著頭看著他,上面則是一臉面無表情。

           比上一次還嚴重,格里西亞一再探測他的能耐。

           「我看到你桌上的桔梗了。」他面無表情的說。

           「是嗎?很漂亮吧?」他剛才其實沒有多看一眼,漂亮的花也無法美化腐爛的空間。

           誰放的?

           「這次……就聽我的吧。」不能回絕的口氣。

           「聽你的。」輕輕靠在他的壞裡,有點絕望的笑。「反正我都快死了,在聽你的也無妨。」

           停頓了下來,眼睛深邃到看不見。
 
 
花語,桔梗。
對你永恆的愛,從未改變的誓言。
           唰!

           水珠在地板上彈跳著,強力的水柱刺痛著皮膚,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凌虐格里西亞。

           好難受好難受好難受……

           盡可能的吐出水,卻還是讓水有機可乘,瞬間佔據他的鼻腔跟思考能力,毫無調整的水溫是刺骨的冷水。緊閉著眼睛不願張開,就怕一瞬間會看到男人的臉。

           「咳、咳咳……」有點難受的摀住嘴巴,髮絲散亂的飄浮在水面。

           一邊的肩膀被壓制著,讓他完全無法動彈。

           雨滴打在他的身上。

           唰!唰!唰!

           「你從來沒有為我們想過……格里西亞,你真的很自私。」富有磁性的聲音圍繞著。

           怎麼會?我無時無刻為你們想……

           本想反駁的嘴又再度被灌入水,只能勉強發出求救聲。

           「嗚嗚……咳咳……」手掌拍打著水,激起一波波的水花。

           一會兒,水柱慢慢變小甚至不見,周圍只剩下冷冽的空氣,以及重獲空氣的呼吸聲。格里西亞不自覺的顫抖著,他就像直接泡在冷水裡般難受。

           但是他不能接受,他是為自己死!

           「咳、咳……審判騎士長!注意你的言行舉止,我從來都……」

啪!

           「你只是害怕自己。」雷瑟看著格里西亞的手,細細磨著不為人知的痕跡。

           痛……他沉默的看著手上的紅印。

           「我可以告訴你,你只是怕自己殺了任何人,你害怕自己的所作所為。」

           害怕什麼?

           「因為你會殺了他們。」

           我會……殺了他們。

           「你不可否認,畢竟這些痕跡代表著……你不想死。」

           我不想……?

           那些回憶,那些故事,那不曾放棄自己的好伙伴。

           「我真的……不想死。」呆愣的說。
           我不甘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