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極度荒唐的無良宅生活
  • 94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血之花






血之花

他輕輕咬著花瓣,他看著花朵枯萎凋謝落下旋轉。

嘴裡流的,是自己的罪孽和血。

他發現,這惑人的香味還參雜熟悉的血味。
 
 
我是格里西亞。

我喜歡殺人、玩遊戲。

人類是我唯一看得上眼的玩具,只可惜他們從不懂得感謝。

他們哭,他們叫,它們的聲音真是異人的刺耳。

我相信,他們還是敬業的玩具。

對於聖騎士,我從來沒有回憶沒有留戀也沒有手下留情。

我用行動表示一切,卻好像都不夠。

還是有人相信我會被光明神那鬼玩意兒擁入懷。

真是愚蠢的思想,我曾經一度剖開他們的腦袋,想看看堅持在哪裡。

沒有答案。

就算剖開一顆又一顆,我始終沒辦法找到。

我曾經問過雷瑟審判,他告訴我他們都相信我。

我寧願他們對我失望。

我希望他們怨我恨我殺我對我有任何的仇恨,我也不要他們在我殺他的時候還展開笑容。

我對這種行為有致命的過敏。

那會讓我喘不過氣的窒息。

我相信我會變本加厲。

我會殺掉他們,只為甩掉纏著自己的夢靨。

夢靨只是變本加厲。

他們並沒有板著猙獰的面孔。

只是將回憶在夢裡重播。

他們僅僅勒住我的脖子。

明明就死了,為甚麼他們的話還能像繩子緊緊勒住我。

為甚麼?

我曾經乞求他回答,卻也是徒勞無功。

我不想再問了。
 
 
血之花苞
 
我是雷瑟審判。

我被賜予審判之名,也背負應有責任。

我這一生的遺憾太多,說不完。

我試圖力挽狂瀾,卻發現有太多事無法改變。

我也曾經消極,埋頭怨恨。

我曾經問過教皇。

『如果我死了,格里西亞會回來嗎?』

他搖了搖頭。

『別傻了,你解脫別找這麼好的藉口。』

『我逃避消極悔恨不看不想,那也只是一種浪費生命的行為不是嗎?』

『那至少是一種欺騙別人的償還,有比沒有好。』

我不想要用虛偽的努力,掩蓋我真實的軟弱無能。

我有時侯會無力的回想,回想自己當初怎麼沒有親手殺了他。

因為當他殺人時,我才發現他會樂於死在我的劍下。

我現在一直相信。

事情會是這樣的。

直到他開始將血種在每一個地方。

特別是聖騎士的身上。

當然不乏格里西亞的舊識、朋友、夥伴。

我一直期待,他會把花栽種在我身上。

他會親手剖開我的心。

雖然他沒有。

我也會等待。

直到自己的黑瞳,反射出自己一直期待的搖曳血之花。

它們會在我的血上,盛開最美麗的花。

會在火裡生長,然後消失殆盡。

那時侯,我會告訴你──

我願意為你死。

也心甘情願死在你血紅的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