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極度荒唐的無良宅生活
  • 94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水



  
水濺起層層水花,水從身體中的空隙竄入,猶如海嘯般吞沒意志。
   我想要起來,卻被無形的手再次推入深層,從空隙跑進的水嗆進我身體每個地方,冰冷刺骨的水深深扎進皮膚中,狠狠的刺咬。我想要掙脫開。
   稍嫌不太靈活的手努力揮動,被加工過的眼睛不停眨阿眨。
   不在意自己被人淹死,但是沒想到真的很難過。冰冷的綠色湖水嗆進喉嚨,一絲絲飄散的頭髮靜靜游著,喝著水飽到想吐,反胃感不斷襲來。
   重要的是,所有的回憶像投影片般重播,使我喘不過去。
   被丟棄,被別人揀去,身體被硬生撕裂,再被丟棄,被遺棄,被唾棄。
   現在,我只不過是被別人玩的洋娃娃,一生只站在櫥窗前,讓那些很有錢的人觀看欣賞,直到死,我明明就一直期待會有人來解救,我明明就有聽爸爸(爸爸跟我說,當乖寶寶就會有人愛)做個乖寶寶。
   為什麼,沒有人救我?
   到最後,也只是溺死在寂靜的小湖,沒有血跡,血滴,或者被渲染的血。
   他想要撥開水面,關節間的球體關節已經比以前改善很多,卻還是敵不過蜂擁而至的湖水。他口中冒出數個氣泡,那是他目前還活著的象徵,他現在是緊緊抓著脖子,不管顏料是否會被刮掉,盡可能的抓住,關節已經在微微顫抖。
   到最後,才知道自己真的好想好想活下去,
   看著姊姊玩,看著爸爸媽媽回來,看著天空太陽升起又落下,我想要把以後我生日所有的願望都拿去一次許願,我就只想要乖乖的活下去,我不想要玩具了。
   就讓我許這次願望,以後我都不許了,真的。
   可是我還是好痛好痛。
   從眼眶中彈出好似淚水的液體,隨及溶在清澈的水。
   爸爸媽媽你們在哪裡,我找不到你們。
   從滲入的陽光中,隱隱約約看見遺棄自己的爸爸媽媽。
   他已經不記得,自己的眼睛已經換成可拆除的活動眼珠。
   就算自己是戲劇裡最悲慘的角色,也不甘就怎麼死了。
   倏忽,有東西不斷再撕裂自己。
   波動的水停止了。
   克莉絲汀?
   「……」摳了摳眼睛,早晨上的刺骨空氣她嗅到了。
   「早安,克莉絲汀。」他揮手說。
   「做了惡夢,克莉絲汀明明就又尖叫。」聲音有點沙啞。
   「比上一次好多了,你上次連續尖叫三個小時。」他拿起蘋果說。「你得把眼睛挖出來擦,除非你想要讓你的眼窩全是水。」
   「恩,克莉絲汀也剛好要換顏色……」她把眼睛摳出來,對於海藍色跟青綠色的眼睛感到疑惑。「可是克莉絲汀的金色呢?」找不到上次從玩具上挖出的金眼,那個顏色像姊姊的頭髮。
   「真是謝謝你,克莉絲汀。」他突然苦笑道。「我差點把這當成牛奶糖吃下去。」
   「恩,假如被吃下去,克莉絲汀也要灌腸出來。」自己突然下定決心,讓眼前的人刷白了臉。
   「千萬不要。」他咬下一口蘋果,手裡拿著火。
   「要寫信嗎?」看著火燒出流線般的字體。
   「是啊,克莉絲汀要學寫字嗎?」他笑著問克莉絲汀,雖然他沒把握能教的很好。
   她動了動關節,剛好想到了一件事。
   「為什麼,你要把我丟到湖裡面。」趴在桌上面對著紙,這個噩夢習慣使他每天都會問之前的成年往事,雖然每次知道答案就能了事,卻還是讓回答的人皺了皺眉。
   「因為那時候你想死,我答應你。」手上的火沒有停止,還是不停在紙上活動。
   就這樣沉默了半晌,只剩下沙沙聲。
   「可是克莉絲汀又活了。」聲音有些哽咽。
   「因為你想要活下去啊。」他摸了摸頭說。「我聽到了。」
   好像在騙人。
   那時候明明就在湖哩,明明克莉絲汀再怎麼叫都沒人來。
   不可否認,克莉絲汀就在這裡,被人拉了起來。
   「克莉絲汀,幫我把這拿著。」遞出信件笑了笑。「一樣的時間,我們還要順便去找你的爸爸。」
   「恩……」身體顫了一下。
   「別擔心,我會讓你報仇的,你就先想想你要用什麼方法吧。」我笑著說。
   「克莉絲汀只是想,我為甚麼會被丟到街上。」克莉絲汀閉起眼睛的說。
   「你最後會感謝他們的,相信我。」又笑了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