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極度荒唐的無良宅生活
  • 94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禁錮,鳥籠,羽翅








禁錮,鳥籠,羽翅
把你禁錮在玫瑰花製成的鳥籠,即使被傷的遍體麟傷。
我也在所不惜。
 
吾命雷格,禁錮
 
『今天幾年幾月,天氣風和日麗,忘想國的城鎮繁榮,農作物收成良好,公主與騎士生兒育女,國王、貴族、人民間的生活好不繁榮,十二聖騎守護著他們。』
這種故事結局太無趣太煩悶太老套。
『血流成河,灰色全部壟罩在空,尖叫是這世界的古典音樂,哀嚎是這世界的流行樂曲,農作物全都因為血的灌溉而枯萎,國王喝著參雜人民血液的水,哭吧……
好了,這種故事好了一點點。
格里西亞躺在屍首上稍微滿意的笑,在他身旁原本有如玫瑰的血液已乾成塊狀,只剩下一絲絲的血流在地板上蔓延,上面閃著被微微透出來的光照到的亮點。
「呃啊……」
吸這裡的血、喝這裡的血、吃這裡的血,這裡的屍首跟血液在不知不覺間成了糧食,啃食他們的肉舔拭他們的鮮血,這是一場大餐的饗宴。
誰知道聖殿在餵養一位以人為食的惡魔?
供給一切糧食,提供一切日常生活所需,唯一的條件就是要被禁錮在聖殿地下室,嗅聞霉味以及日久不清的屍臭味,猶入被禁錮在鳥籠般。
即使被禁錮在下面,自己還是可以輕而易舉的逃了出去。
不過──
不用那麼急著去改寫故事結局。


『你是一隻血色的鳥,想飛就飛,即使被關在玫瑰花製成的鳥籠……』


你也可以越過鐵杆。
可是你得越過尖刺,惡火環繞炫麗的精緻鳥籠,燃燒猛烈的火會燒乾你身上的血,他會像惡魔般席捲著你,他會燃燒著你。
麻煩。
格里西亞閉著眼睛為這種行為下了註解。
鐵鍊匡啷聲
「或許我應該跟你們申請,我想要換個聖騎士口味的餐點了。」
進來送食的騎士驚慌的跑了,留下錯愕無知的邪惡罪犯。
「再見。」
黑暗吞噬身體每個地方,在來不及尖叫前喉嚨就被黑暗覆沒。
我這裡還有更多的糧食,他們其實不用一直送食物進來,這種罪大惡極的人應該要當我的玩具。只是可惜這裡的空間太小,沒辦法盡情的玩。

「我跟你訂下約定,我讓你殺人吸血吃人,但是你必須被我們用鐵鍊加以管制。」
「真是不公平的契約?」
「你,不能選擇其他。」

腳上被加上鍊子,這些人還真的把我當成寵物飼養嗎?
擋住門口的木板沒關。
上面透出來的亮光照在屍首上。
摸著頸上的疤痕。
似乎是這個疤痕造就現在的自己,前幾天跟著這些聖騎士,被一些屍首跟殭屍攻擊,最後還被推入血池。

「格里西亞!」
「?」
深紅色的血染紅整個靜謐幽閉的湖,喉嚨被灌入好幾個人的血。
身體不知不覺被拖了下去。

「某種奇異的詛咒。」
是一種一天不喝血不殺人不吃人就會痛苦至死的詛咒。
愛護人民充滿關愛的太陽騎士長終於變成一個愛好殺人的怪物了。
可喜可賀。
『既然那麼歡喜,何不到這邊來?』
夠了,從前幾天就開始不厭煩的出現在我腦袋。
『既然可以逃出去,就到這裡來吧。』
好啊,你先滾出我的腦袋,我就考慮看看。
『別遲疑,我就在那裡,到那地方吧。』
你這個闖入我腦袋的傢伙,說說你到底是誰吧。
『你的僕人,引導你到正確的地方。』
假如要你這種聲音甜膩又令人厭惡的傢伙當我的僕人,我寧願把那些自以為是正義的騎士踩在腳底。
就連區區一個聲音都要掌控我嗎?
算了。
格里西亞微微轉頭的看向角落的乾扁玫瑰花。
「吶,我親愛的玫瑰花,請你不要浪費生命了。」
每天早晨、中午、下午,最新鮮的血液噴灑後,還是勉強站在角落旁。
格里西亞慢慢的俯身爬了過去,靠近紅色乾扁玫瑰花。
「到底是誰啊,把你種在這種地方。」
一字一句撕開一片片玫瑰花瓣,那玫瑰花瓣也一片片掉地面。
「嗯?」
有一個小小的花苞在剛才被剝落的玫瑰花下方。
「真是倔強的可以。」
伸手過去。
「格里西亞!」
頓了一下。
是哪一個聖騎士在呼喚以前的我啊?
「假如你還記得我,就聽我講幾句話吧。」
原來不是聖騎士。
「我還記得,你就是把我關在這裡的教皇對不對。」
「我是。」
「那你來這裡做什麼?」
「我只是想問你,你還記得雷瑟‧審判嗎?」
嗯?

『你這個黑色頭髮黑色眼睛黑色衣服的傢伙,簡稱三黑!』

『說,我不認識。』
甜膩的聲音響起。
『我可以幫你逃出去,幫你實現你的慾望,給你一切你想要的東西。』
『只要說,你不認識。』
回來這裡,掠奪你應有的一切,毀滅所有的東西。
快來。

『鳥兒將要撕毀籠子,越過那叢叢焚火,帶來最不幸的絕望。』

報復他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