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極度荒唐的無良宅生活
  • 94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欺騙








欺騙
Deception
正義依靠欺騙Just to rely on deception


           「我今天不是來找聖殿的麻煩,我只是要找格里西亞而已。」一個女人從一團黑暗屬性坦然走

出,說出了這麼一句話,並且還在審判騎士的面前出現。
           是一個巫妖。

          
審判騎士很明白,假如他自己一個人獨自跟一個巫妖對戰一定會輸,但是現在的情勢有點不太一

樣,現在這個巫妖出現的地方可是──

          
聖殿的會議室。

          
「一個巫妖竟敢藐視光明神,出現在聖殿!」審判騎士昂首喊道,握緊手中的劍。

          
「我要找格里西亞。」這高調的聲音透露著不耐煩,開始大量收集空氣中的黑暗屬性。

          
「你是不可能把他帶走的。」

          
審判騎士身後的聖騎士無一個不繃緊神經,他們開始封住每一個可以讓巫妖逃出的地方,雖然他

們知道,假如巫妖可以憑空出現在這,那麼巫妖也可以輕易的逃出自己的封鎖。

          
烈火騎士的汗濡濕了自己的衣服,他踩緊了腳下的地板。

          
「我沒有要把他帶走,我只是要殺他罷了。」黑暗屬性依舊聚集著,而且濃縮在一個的地方──

          
「審判!小心地面!」綠葉騎士大喊。

          
地面突然爆裂,聖騎士們在自己的反射作用下,雙手交叉以防衛飛濺的木屑,一邊承受等一下會

迎面而來的堅硬地板。此刻爆炸的旋風也揚起一陣陣的灰塵,空氣中有著阻擋視線的屏障,讓審判騎士

瞬間皺了下眉頭。

          
掉落在暗室的大理石地板,審判騎士開始擔心了。

          
聖殿在建造的時候曾經為了關重大罪犯而建造地下室,同時為了完全杜絕外面的聯繫,他們又在

地下室下面再做了一層,他們製造了一個完全封閉的密室。

          
「嘖!你把他關到哪裡了?」環顧著四周圍,踏了踏腳下的大理石地板。「妳們似乎把他關到更

隱密的地方去了。」手上快速的聚集黑暗屬性,粉紅來著裡壓根就沒想要好好的談。

          
「別想要找到他!」審判騎士抓起剛被他拿來支撐的審判神劍,速度只比最強的前‧太陽騎士遜

色,而審判知道,假如沒有前‧太陽騎士的實力,是不可能會贏的。

          
這一招被粉紅快速的閃開,巫妖的反應也絕對不是常人的程度。

          
「面對一個女人居然還要十二個男人才能擋的住嗎?」粉紅高聲尖叫,這一句突如其來的話語讓

審判愣了下,才發現身後的綠葉騎士已經拉弓射箭,大地騎士則架起大地保護罩
……每個人都已經準備

好了。

          
審判一臉抱歉,回頭看了下被自己遺忘的聖騎士夥伴。

          
「審判騎士,假如你再一次的忘記我們,我暴風就直接去死,讓你直接被公文壓死算了。」暴風

懶洋洋的說,而一旁的聖騎士則是同意的點點頭。

          
審判還以一個難得的微笑,就轉過頭去。

          
「巫妖,你今天別想逃出光明神的制裁!」審判騎士又再次砍了過去,而接招的卻是──

          
死亡騎士?

          
「原來你們有那麼多時間聊天啊!時間久到我都可以召喚出死亡騎士了!」粉紅揚起一絲笑容嘲

諷,她身邊的死亡騎士則是拿起劍不停的砍向聖騎士。

          
一抹殘影閃過,死亡騎士的胸膛出現了三隻箭矢。

          
「審判,死亡騎士就交給我們應付,快去對付那隻該死的巫妖!」暴風往後退了一步之後,便抬

起腳往死亡騎士的腹部重重一踢,被踢的位置全部凹陷。

          
審判騎士頭也不回便衝去粉紅那兒。

          
「格里西亞到底在哪?」粉紅尖聲喊道,引爆審判身旁的黑暗屬性,而審判則是繞過團團的黑色

火焰,從粉紅的胸前劃下一劍。

          
傷口處冒出了團團黑色火焰,周圍的皮膚就像是有引性般接合,直到完全沒有傷口。

          
「審判騎士,你可知道你這一劃又殺掉幾條人命了嗎?」粉紅輕笑,又開始召喚更多的黑屬性。

          
審判騎士緊皺著眉頭,暗自煩惱充斥在這裡的黑暗屬性。這一間因為是密閉的空間,而人又移的

太過倉促,根本沒有時間把黑暗屬性驅散。

          
「你們解決掉死亡騎士後就去找教皇,越快越好!」

          
「審判騎士,我不想再跟你們玩下去了。」粉紅睜著眼注視著,將自己手上的黑暗屬性全部釋

出,形成一個巨大的半圓球的圓罩。「純黑的黑暗屬性會一直飄移在這個範圍,可以隔絕每一個物質的

傳遞。」

          
粉紅拾起一小石塊,朝黑色圓罩丟過去。

          
碰!在石塊碰觸到黑暗屬性的時候,黑暗屬性就瞬間爆炸燃起一團團的黑色火焰,直到其他的黑

暗屬性掩蓋撲滅,黑色圓罩依舊回復成原來的樣子。

          
「假如你想要你的聖騎士夥伴被燒成焦炭的話,就快點叫他們過來吧。」粉紅一臉玩味的看著審

判騎士,補充:「唉呀,差點忘記了,這個屏障聲音也穿不透。」

          
「你為甚麼要殺格里西亞?」審判僵持著備戰狀態。

          
「理由很簡單,你我都知道啊。」粉紅攤開手。「這一切都是為了魔王,我是基於一切合理狀況

要殺格里西亞,這樣子很奇怪嗎?」

          
「三片碎片都合而為一了,你還想要怎樣!」審判厲聲喊道。

          
「雖然這件事情不必跟你這個聖騎士說這件事,但是你既然都要死了,告訴你一點也無妨。」粉

紅捲著披在肩上的頭髮。「一位魔王就算有了三片碎片,也要有一定的時間讓他完全融合,所以說,其

他候選人還是可以搶奪尚未融合的碎片。」

          
「我們都已經監禁格里西亞了,為什麼還不放過他?」

          
「你是想讓更多人知道你們聖殿有多爛嗎?與其交給你們看管,還不如親自殺了他比較保險。」

而粉紅像是發現什麼似的問:「還有,審判騎士,你剛才是在求我放過他嗎?」

          
審判睜大眼睛,握劍的手顫抖著。

          
「你可別忘了,當初可是我讓羅蘭親手殺了格里西亞哟。」粉紅歪著頭看著對方說。「你怎麼沒

有衝過來恨不得殺了我呢?難不成你退縮了?」

          
審判咬著下唇,一動也不動。

          
「當初我可是放他一個人躺在地板流血流光,我可是放他一個人痛苦掙扎苦苦哀求哟。」粉紅用

微笑的表情回憶。「當初真是可惜,沒有錄下他苦苦哀求的聲音,對不對呀,審判騎──」

          
「夠了!」審判沉聲喝道。

          
「生氣了?」粉紅笑著問。

          
手裡緊握著劍,一個迅雷不及掩耳就跳了上去,將一個重而有力的砍擊送上。雖然被粉紅閃開,

但是也顯有點措手不及,至少她還沒有送上一條黑暗鎖鍊。

          
「別忘了,這裡可全部都是黑暗屬性。」他銀鈴般的笑聲響起。

          
「我沒有忘記。」口上鎮定,而心下則是暗自不妙。

          
「在想教皇老頭會來救你嗎?她是不會來的。」藍色眼睛注視著。

          
審判一征,問:「為甚麼那麼確定?」

          
「還不懂嗎?今天這場戲就只是一個說好的契約而已。」她攤開手一臉就是如此。

          
「契約?」審判咬著牙說。

          
「還不就是教皇那老頭,叫我來收拾格里西亞,可想而知他根本就沒有想讓格里西亞活下來,格

里西亞就只是一個……」她停頓了一下。

          
「壞掉的工具罷了。」

          
「教皇他今天可能跑去散心跳海自殺,總之他絕對不可能在聖殿裡面,死心吧。」她咬著方才拿

出的草莓棒棒糖。「照理說,我是不能殺你的,因為你們教皇可是有跪下來求我放你們聖騎士一馬,而

我也不想把力氣用在你們身上。」

          
「所以說,這可是一個你我都歡喜的契約呢,怎樣,你不滿意嗎?」

          
「你說謊。」

          
「不,這是真的,假如沒有契約的話。我早就用精神魔法把你們一個個摧毀。」她用詭譎的笑容
說。「我現在根本就沒有用到實力。」

          
「你這是在說謊。」審判堅定的說。

          
「你該不會還相信教皇給你的承諾吧?『保住格里西亞,供給他一切食衣住行』,天知道這是多

大的笑話?飼養一個吃人的傢伙,頂多就只能清除垃圾罷了。」

          
「這是一個謊言。」

          
「實際上,我覺得自己沒必要跟你談下去的時候,我還是可以殺你。」她不耐煩的說。

          
「我也不想聽你胡說,死吧!」審判正想衝上前去,卻被一個巨大的黑暗鎖鍊阻擋。

          
「上面真是吵得不像話啊,兩位可以住手了嗎?」一個聲音說。

          
粉紅輕笑一聲,說:「看來我不用問你,有人已經自己跑出來了。」

          
這人正是格里西亞。

          
格里西亞身著太陽騎士服,上面卻是血跡斑斑,純白頭髮上也有些乾涸的血,而他的手上抱著一

支用骨頭以及血肉縫製而成黑色兔子,牠睜著一雙有些爆凸的眼睛。

          
「格里西亞……」審判的聲音有些沙啞。

          
「格里西亞,真是好久不見了。」粉紅像見到老朋友似的。

          
「真是好久不見了,粉紅。」格里西亞抱著兔子,揚起微笑打招呼。

          
粉紅低頭看了下兔子:「這一支是你做的嗎?很可愛哟。」,她碰了一下兔子的頭,兔子馬上裂

開嘴巴,現出利牙,就像是一隻飢餓的獵犬。

          
「真是抱歉,因為他的牙齒和頭腦都是我用狗的縫製而成,心臟是我用人類的心臟代替的,因為

比例有些不合,所以……」格里西亞抓住兔子的兩隻手臂,可以發現兔子的身體有三分之二在跳動。

          
「真是獻醜了。」

          
「不過時間也不多了,所以請你去死吧。」粉紅拈起最後一片棒棒糖碎片入腹。

          
啪!那兔子被格里西亞甩了出去,原本皮就不厚的兔子瞬間爆開,散出濃稠的黑色屬性,心臟在

粉紅的臉上爆開,腦漿則是和皮或在一起,形成一種噁心的黏稠物。

          
「再見吧。」地表下竄出無數隻腐爛的手抓住粉紅。

          
「哈,這就是死在你手下的人類嗎?」粉紅一動也不動。

          
「錯。」格里西亞保持著笑容。

          
他們可都是你殺的,一個聲音在粉紅頭腦裡泛起。

          
「你以為這樣就可以嚇到我嗎?」粉紅笑著說,她眼睜睜看著腐爛的手撕破自己的洋裝,用黑色

的指甲挖著腹部,刮起一片片的皮屑,直到拉出一條乾扁的腸子。

          
「看來你這個身體防腐的蠻不錯的。」格里西亞看著說。

          
「就算你殺了這個身體,我也……」粉紅突然睜大眼睛。

          
「我還真想試試這個防護罩到底有多厚呢。」

          
身體就在一瞬間爆炸,飄出一個類似靈魂的東西,正無助的東逃西竄。

          
「粉紅,不知道你家魔王看到這樣的情形會怎樣。」格里西亞依舊笑著。

          
我可以給你力量,給你一切,求你把這個屏障散去了。

       
格里西亞輕笑。

          
「你們巫妖平常都是這樣低聲下氣的求饒嗎?力量我已經有了,財富我不想要,你想要送個女人

陪我結婚生子嗎?」他笑。「說吧,教皇先生到底跟你訂下什麼契約?」

          
「你在說什麼……」審判轉過頭問。

          
他轉頭一看,看見剛才制止粉紅的屍體中,居然有──

          
教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