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極度荒唐的無良宅生活
  • 94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陽光(塚越)

陽光

           越前龍馬拿著一瓶葡萄芬達,一邊愜意地躺在青學的一棵大樹下。
當然,過了多年再回到這個地方,絕對不只是為了重溫這令人懷念的校園。但是這溫暖而不刺人的陽光,曬得越前龍馬完全忘記自己原來的目的,雖然他可能也沒有很在意。
溫和的陽光透過樹葉縫隙,落在他的臉上。
這是一個不會太炎熱的夏天,樹幹上可能藏著幾隻正在鼓譟的蟬,耳邊也伴隨著社團時間才有的嬉鬧聲,聽起來就跟幾年前一樣沒變,只不過會出現一種悵然若失的感覺,那是時間過得太快──
他想起來了,但是他也因此更困惑。
不了解自己為甚麼會來到這人事已非的青學網球社,就算碰到認識的人,他也沒有甚麼話好說的……
肯定是長途旅行太累了,越前龍馬潦草的定義。
因為他絕對不會承認自己想要看到某個人……
他稍稍睜開眼睛得看向周圍,突然有些錯愕的看著某個相似身影。
正好對方也看了過來,在沒辦法逃走的情況下只好站起身來走了過去。
「乾學長?」雖然疑惑但是叫了一聲,沒想乾貞治在幾年後看起來幾乎沒什麼變,頂多又長高了幾公分,髮型也稍稍得不同了,除此之外,就連那黑框眼鏡也是完全不變。
「越前?」他發現自己沒辦法忽略乾手上那杯正在發泡的青綠色奇異液體,當下一臉困惑的看著。
「乾學長,你該不會要拿乾汁來荼毒學弟吧?」不等對方會意過來,警覺的問。
「沒什麼,這種程度其實對他們來講都不算太大的的問題。」乾突然露出笑容,嚇得越前龍馬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過了許久,他還是對乾貞治這個個性詭異的學長有些防備(當然乾汁就占了大部分)。
等等,這代表甚麼?什麼叫做他們都沒問題?
「不是吧……」越前喃喃的說,「乾學長,你在當教練?」
「龍崎教練幾個月前就退休了,找我來當臨時教練。」乾現出手中的表格,教練欄上面寫著乾貞治。
「沒有別的人選嗎?」世界上人這麼多怎麼偏偏找你來毒死學弟?「教練老人癡呆喔?」
「你這是甚麼話,越前……」乾貞治啞然失笑,「不過龍崎教練身體變得不太好,臨時找不到才來拜託我的,等到有了人選,我就要去別的地方當教練了。」
「我說怎麼會有人會聘學長。」
「我看起來有那麼不可靠嗎……
不對重點不是在那兒,重點是乾汁!!越前龍馬暗自想著。
「不過我還以為你會問我手塚現在在哪裡呢?」乾突然像是逮住了甚麼一般,富有惡趣味的問。
一愣。
           可惡,居然陰我
……
「絕不。」
他出現一次,就足以讓我這輩子亂得天翻地覆。
越前龍馬看著對方,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表情。
「其實手塚可以成功找到你的機率可是百分之百,這點倒是不用擔心。」乾像是想到了甚麼,淡淡而且奇異般和諧的說著,越前龍馬自然不會提到海堂薰離家出走的事。「既然回來了,要不要順便去看看現在青學網球社?」
「不要,我可不想看到學弟被你毒死的慘況。」越前皺著眉頭說。
「這是甚麼話……
溫暖的陽光,漸漸化成一匹橘黃色的布,一直待到社團練習結束,越前龍馬才離開那地方。
照著以前和桃前輩一起回家的路線,慢慢的走著,再轉入自己該走的路。
每個人,都走向自己該走的那一條路。
 
「海堂學長?」
「越、越前?」過了許久才認了出來,聽得出來很錯愕。
「說真的沖繩的風景真不錯耶......」越前龍馬一邊拿著手機講話,一邊在沖繩的海島陽光下以腳踏車奔走著,雖然太陽強烈地逼著他的眼,但是還有些許溫暖的海風拂過自己的髮絲。「學長,把地址給我吧,我都已經坐船過來了……」有點無賴地說著,一邊努力踩踏著腳踏車。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才緩緩的說出地址。
不過越前龍馬找了很久,才找到海堂薰工作的地方,原來是他不小心找錯了地方,讓他花了三個小時才找到正確的地址,一間純樸的日式房屋,佇立在鄉下海角的那一邊。
「早上好,雖然快中午了。」越前龍馬摘下帽子,看著許久不變的海堂薰,那頭巾依舊是那個花色,那眼神跟姿態跟以前沒變,只不過多了幾份看不見的哀愁。
「你怎麼會在這裡?」海堂薰穿著黑色背心,一手拿著漁網問。
「我高興。」越前龍馬拿出背包裡的葡萄芬達,好好將被消耗的體力補過來。
海堂薰默默的看著這個無賴的人,又低頭繼續他的工作,收拾整理好他的漁網,然後跟某個來者不善的訪客一起坐著,看起來卻顯出一份悠閒的靜謐。
「要嗎?」越前龍馬將多帶的那一瓶拿給對方。
「喝這種飲料對身體健康不好。」
「講話真像某個人……」越前微微瞥見他被曬紅的皮膚,還有他衣服下依舊白皙的皮膚。
海堂薰眼神微微一變,不知道是想到了甚麼。
「我是說部長。」補充,不過於事無補。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越前龍馬看著海堂薰,說:「我要在這裡住一會兒。」
「恩。」他把眼光放在一旁的風鈴。
「學長,我要住你家。」頭髮被吹得很凌亂,眼睛被髮梢刺到,但是仍舊睜著眼睛,看向蔚藍蒼芎中的那顆太陽。
「恩。」不顯一絲驚訝。
對方的親戚,拿出了一盤鮮紅的西瓜。
風鈴被吹起,噹噹聲不絕於耳。
 

 
「恩......」為了貢獻一點勞力,越前龍馬靠在船邊,戴著帽子,隨著船身起起伏伏,海浪的拍打聲一直繞在越前龍馬的耳邊沒有停過,大海的味道充斥著,幾隻海鷗在天空上徘徊著,成群結隊。
「學長,你什麼時候要回去?」
對方最常這樣沉默而不回答自己,越前龍馬倒也習慣,除了幫忙搬東西和拉魚網,他也不會去主動跟對方講話。
「沒有人可以躲一輩子。」越前龍馬始終相信這一句話,他在等人。
而海堂薰似乎很高興有個同輩的伴,可以度過空虛。
兩個看似毫不相干的人,卻聚在一起──

           奢求那寂寞中的一點點唯一溫暖。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