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極度荒唐的無良宅生活
  • 94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The Shadow You Own》Ch.1影子森林


          
有點痛,濕潤的岩石擦著傷口。


          
沒辦法,他脫下的鞋子已經隨水流逝,但他身上的衣服還是很完整,沒有割破,雖然已

經濕得很徹底,風吹來時還不免顫了一下。


          
有聲音,但太遠了他聽不見。


          
「快!他跑到那兒了!」


          
「要是被完全控制就不好處理了!要快點!」


          
突然吹起的風將聲音拂進耳朵。


          
腳步聲遠在右邊的地方響著,而他左邊又有了窸窸窣窣的聲音,似乎有人到了他不遠

處,他也無意滅掉火焰,因為這簇亮光在黑暗間顯眼到不需要遮蔽,他只是問了一聲「是誰?」


          
沒人回應,他想著這樣的可見範圍很容易被暗算。


          
四周的空氣都濃重起來,跟黑暗混在一起。


          
與藍火輝映的劍光,揮到他右邊臉頰卻什麼也沒削到。


          
「不要來纏我──不是我殺你的!不要靠過來!啊……」驚恐的嘶吼,歇斯底里的人影

在他眼前胡亂揮著劍,但要不是冷冽的劍鋒摸過他臉頰,他會以為對方抓的是空氣。


          
那把劍是黑色的。


          
現在跟他應該是沒辦法正常說話吧,他想著自己是不是太過冷靜了。


          
算算時間,他待在這裡也到了老師囑咐的期限了。


          
要趕快離開,否則要是失了意志就走不出去。


          
劍光又閃爍到他眼前,他趕忙使了逆風拍掉利劍。


          
又揮手凝結了水氣,稍微注入點力,凍結雙手雙腳的冰塊輕而易舉的制伏住對方。他聽

見渾重的聲音倒在地上,那人似乎在劍脫離手中的時候就昏迷了,他就怕對方醒來又對他攻擊。


          
只是那把劍……可不能就丟在這裡。


          
他能保證自己絕對正直,但就是不能相信別人。


          
伸手撕去對方身上的衣服(嘛,這麻煩是你丟的),然後包住劍柄舉了起來,但對他而

言有點重,他又想著不要在泥土上留下痕跡,使出風減輕重量,但是只要風觸上劍身便消失了。


          
「我差點忘了……」他嘟囔著,又煩惱要怎麼走出這座森林。


          
他現下還是顧不及留下痕跡的事,劍鋒畫過泥土的聲音很清晰,他走著走著,又重新閉

上眼睛再次以「心之所向」感應他要到的目的地,往偏右邊走。


          
差不多走了近百尺,他拿劍的手也換了幾次,就在他喘著要休息的時候。


          
風聲颯颯。


          
像風一般襲來的人影快速接近著,就在幾十呎外,他先把火滅了,希望那段頗長的距離

不會讓人發覺亮光,同時放開了劍,把布收進懷裡,卻沒有離開那把劍半步。


          
倏忽間,已經來到身旁。


          
「不准動!」同時三把劍鋒抵在脖子上。


          
他想了幾秒,隨即裝做慌亂的說:「不、不要殺我!」


          
其中一人點起火光,看見眼前的人竟是一名十五歲的少年。


          
「你在這裡做什麼?一般民眾怎能進入此地?」他身後的人冷冷的質問。


          
「我、我不小心在村子旁的河邊失足落水,醒來的時候已、已經在這兒。」


          
三人面面相覷,其中一個女子似乎有意放下劍刃,卻沒有行動。


          
「是被淨影河的流水沖來的嗎?但──」


          
「或許是鎮影石被前幾天的攻擊震歪方位了吧……


          
「或許吧。」三人也抽離了劍。


          
三人並非是完全放下懷疑,只是因為對方的重要性,遠遠不及他腳邊的那把劍。一位男

子向前,咬破手指讓血沾滿了劍柄,才碰觸那把劍。


          
「剛才你拿著把劍的嗎?」


          
「不、不是,我只是好奇想拿而已。」他連忙搖頭。


          
不知為何,他知道對方不相信他。


          
男子抬頭,說:「赫烈斯部長,恐怕沒辦法直接搬移這把劍。」


          
……也不急,他們也已經找到他了。」身後的男子從他身邊走過,他看見對方的深藍

色頭髮,還有三人一致的制服,隨即明白他遇到的人皆是政府派來的

           「如果要行封印的話,恐怕要五個人才夠,更何況......」身為部下的男子快速的瞄了少

年,又問:「要請求支援嗎?」


          
被稱為赫烈斯的男子雖然在思考,卻用眼神示意同伴。


          
三個人隨即快速的揮手,藍與紅的水火柱就隨即刺出行程堅固的方正體牢籠,將他困

住。

           「啊......」他睜大著眼睛,看眼前水與火的衝突結合。


          
「我現在合理懷疑你是影族之人,若你真的是,我們就得困住你直到這把劍被移出這座

森林。」赫烈斯緩緩的說,伸進懷裡拿了一張紙卻被女子出言制止。


          
「你要做什麼?幹嘛大費周章地使用『神憫』,難不成你想......


          
「部長,不要因為自己的事而影響公務啊!使用高純度的光檢測就好,別......


          
一旁的男子也急著勸說。


          
殉在牢裡觀看著,看見赫烈斯不動聲色的憤怒壓抑在瞳孔間,他的耳朵便開始出現了些

雜音--他稱之為耳鳴,因為他老師當初是這樣不耐煩的告訴他的,但與正常人的耳鳴卻完全不

同,彷彿是一些對話和字句卻不是很清晰,被一些屏障阻隔攔截了。


          
赫烈斯吐了一口氣,又把紙放回去,淡淡的說:「是我太衝動了。」


          
「不會的,我們都可以理解,只是現在還得封印劍呢。」


          
女子微笑,安慰著說。


          
三人回頭,卻看見少年正伸出手。


          
「黑影之刃,破牢!」



               裹著黑影氣息的手刀迅疾地破開牢籠,水和火立刻化為原型消散在空氣中。他跳在地面

上,又立即揮手聚集各種黑氣,隨即一陣強大的力量穿過樹林間將他傳送至未知的地方。


          
最後一眼,他看見對方三人拔出的劍,神情驚慌的看著自己。


          
「把那把劍還給影族吧,那不是屬於你們的東西。」殉最後只說了一句。


          
他被吹到遠百里之處,又是孤身一人。


          
又點起藍火,溫暖不了森林裡的寒氣。


          
他知道人類對影族其實不了解,非常不了解。


          
再怎麼樣也不可能把人類和影族的孩子搞混。


          
基本上影族是沒有臉的,只是一顆頭然後覆蓋著黑色皮膚──其實就如同影子一般沒有

任何東西,沒有表情也沒有太大的情緒,但他們會痛,只要照光就會,然後茫然的森林裡踱步

著,靠自己的缺陷駕馭一切當年的──神的過錯。


          
影子是,人類的各種黑暗集結而成的生命體。


          
他閉上眼睛,重新感應新的方向,後方。


          
「又拉長了好一段距離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