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極度荒唐的無良宅生活
  • 94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挪威的森林》讀後感+電影碎碎念

           死不是以生的對極形式,而是以生的一部分存在著。

           我曾經在學校作文裡引用過這句話,現在想來還是覺得自己非常膚淺;直到再翻一次《挪威的森林》--有生必有死的相伴,死卻帶不來生,而死就只是生必然的一部份而已。有人樂意迎接死,因為那是一種解脫,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擺脫過去,所以他們自殺......毫無預警,他們並不是為了被注意到而自殺,只是為了解脫,所以可以在今天笑著,明天就抽離身軀離開世界,所以要是有人對你表達了自殺之意──請你救他,因為他只是需要有人關心他而已,他不想死。

           Kizuki、渡邊徹、直子、Midori

           開端是Kizuki的自殺,沒有原因、沒有預警──然後發生了這樣的故事。身為Kizuki女友的直子和Kizuki的好朋友徹發生關係,因為深信自己愛著Kizuki而極度混亂的直子進入了療養院,反反覆覆的好轉惡化,最後伴隨Kizuki的腳步走了。

           (我想說,怎麼這主角的名字跟《遇見》的男主角好像?)

           在那裡的世界中,人們互相分享彼此的悲傷、喜樂,看似互相坦誠卻在心中各自壓抑著痛苦和寂寞,所以那股壓抑靜靜的從胸口中炸開,炸毀了封住心的門,也炸毀了自己。

           這沒有錯、不好,又或者應該被責備的。


(小林綠和渡邊徹)


(演得很絲絲入扣的直子和克勞......渡邊徹)

    以下混雜了對電影的抱怨和挑剔:

           要以電影的方式去呈現《挪威的森林》有一定的難度,因為書裡的角色性格實在太過細膩,若是只演出主要劇情而不去以瑣碎的小事推出角色的個性,沒看過書的人會無法理解──比如說,從前沒有Kizuki就無法正常溝通的徹和直子,還有靈魂人物玲子姐--簡直是場噩夢,我覺得會有很多人無法明白為什麼最後徹會和玲子姐上床,還有Midori堅強又活潑俏皮的個性,就我的想法而言,演Midori的人只是在笑而已,拼命的笑。

           因為要講的東西太多太細,很多情感反而被侷限住了。

              
              但直子(菊地凜子)的演出真的很出色。









我差點忘記了,這是The Beatles的Norwegian wood




劇照取自網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